氧化铁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预算法约束政府支出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20:33:53 阅读: 来源:氧化铁绿厂家

新《预算法》约束政府支出

2015年,因为经济发展新常态,带来了财政的新常态。2014年是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的启动年,预算管理、地方债务、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而地方各省也相继公布了本省的财税改革方案。在新《预算法》的执行首年,经济观察报就以上热点问题独家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四川财政厅厅长王一宏。

王一宏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新《预算法》改进了财政预算的控制方式,把收入预算从约束性变为预期性,有利于发挥好财政对经济的适应和促进的作用。

新法约束预算

经济观察报:2015年是新《预算法》实施首年,你认为新《预算法》有哪些值得关注的亮点?

王一宏:新《预算法》是一个经济宪法,对整个政府预算的安排执行、评价、监督和管理做了全方位规范,进行了一次彻底的大修。相较于以往,预算体系更加健全,所有政府收支全部纳入预算,这其中包括公共预算、基金预算、社保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社保预算等,而且要求更加公开透明。

此外,新《预算法》对财政转移支付制度进行了完善,把解决区域均衡的一般性转型支付制度作为重点,用法律确定下来。

经济观察报:你如何看待新《预算法》在实际执行中的作用?

王一宏:以前,财政预算是作为约束性指标存在的,要求必须完成。在实际执行中,容易出现“顺周期”的问题,即经济过热时,财政收入比较容易实现,目标容易完成,实际工作中会出现少收或者不收的现象。这时,企业手中资金很多,投资就会更热,造成经济更热,加大了降温的难度;反过来,如果是经济疲软的时候,完成财政收入困难较大,财税部门就会为了完成任务加码征收,这就会加重企业负担,导致经济越来越冷。

针对这个问题,新《预算法》改进了预算的控制方式,把收入预算从此前的约束性指标改变为预期性指标,这样有利于发挥好财政对经济的适应和促进作用,解决这个难题。

经济观察报:那新《预算法》如何体现对政府财政行为的约束?

王一宏:新《预算法》也加强了对政府债务的管控,并且加强了支出预算的约束。以前是软约束,加上地方政府都有投资发展的冲动,出现债务危机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现在对这一方面加强约束,基本上是没有预算不能支出。

严控地方新债

经济观察报:刚才谈到了地方债,你如何看待当前全国普遍存在的地方债高企的问题?

王一宏: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风险,这也包括地方政府债务的风险,这是需要高度重视的,至于说地方债高还是不高,各地的情况各有不同。

总体上,地方政府债务是地方政府动员相关财政资源参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一种制度安排,对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有很好的促进作用,但这是有底线的,就是要坚持“适度”的原则。目前,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已经写入新《预算法》,国务院也出台了意见,下一步对地方债务的管控已经有了依据。

经济观察报:在这方面,四川的情况如何?应该如何去化解潜在的风险?

王一宏:到目前为止,四川各级地方政府还没有因为地方政府性债务出现违约而引起法律诉讼的案例,没有出现系统性和区域性的风险。但是,的确也有个别县级政府,出现了超规模能力负债的现象,这也已经引起了政府的重视,风险比较大的地方正在化解。

处理这方面潜在的风险,我认为首先是要有科学的政绩观,地方政府要坚持科学、持续发展,不搞面子工程,不要盲目铺摊子;第二是要增强法律意识,涉及政府的负债和预算安排,都要依法办事,包括对政府债务的筹措和管理;第三是合理安排预算,对于一些存量债务的还本付息,要做出切实安排,保障既有的政府债务得到归还;第四就是加强对债务资金管理,做到“借的进,用的好,还的上”,加强对债务预算的管理;最后一点,按照国务院要求,新增债务规模要严格控制,坚持“上管下”,避免有些地方政府盲目负债。

财力下沉县乡

经济观察报:当前,加快分税制改革的呼声很高,四川做了哪些尝试?

王一宏:省以下分税制改革,也是地方财政改革的重点。去年,四川省围绕“财力下沉,支持基层和县乡”的原则,对分税制财政体系进了调整,把一些适合基层征收的税种,由过去的各级分享,调整为市和县的固定收入,有效解决了县级财力和乡级财力的保障,今年还会进一步完善。

经济观察报:我注意到,新《预算法》也要求加快一般性转移支付制度的改革,这项改革的难度有多大?

王一宏:按照新《预算法》要求,今后要以一般转移支付为主,降低专项转移支付比重,但提高一般转移支付比重矛盾很多。原因在于,专项转移支付是由各个部门进行分配的资金,一般是带着项目走,而要把它调整为不带项目的一般转移支付,有一个认识的过程,也有一个逐步被接受的过程。

目前,为了处理好改革的进程,我们建立了定向财力转移支付制度。所谓“定向”就是确定方向的转移支付,介于专项支付和一般性支付之间,这样可以保持部门的分配主体地位不变,分配权限不变,改变的只是方式。过去定向的,现在定方向,逐步将专项转移支付变为一般转移支付。这种过渡举措,比较符合基层财政管理现状,目前来看起到了一定效果。

经济观察报:加快财税改革,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的PPP模式也是一个方向,四川省目前的开展情况如何?

王一宏:从去年开始,PPP模式在全国范围内方兴未艾,经过一年的努力,形成了一定的气候。去年,我们也推介了400个PPP项目,涉及投资5000-6000亿元。其中,有28个项目在去年年底实现了签约,涵盖城市公用设施建设、交通、医疗、养老等领域。这些项目中,有9个已经开工建设,还有9个正在招标,剩余部分正在对项目设计进行最后的完善。

应该说,从PPP的实践中,参与各方都尝到了甜头,PPP可以解决社会公共需求问题,使社会公共需求更好的得到满足,也会让社会资本找到一个投资公共领域的窗口,取得稳定长期收益的预期。去年,四川省已经出台了一些PPP项目操作指南、管理制度等,省财政厅也出台了支持和促进的政策措施,主要包括预算安排、政府采购扶持和税收优惠等。我们将在继续完善的基础上,不断推出新的项目,鼓励社会资本参与。

黑龙江80立方液氮储罐

浙江油炸设备

河北硬质合金板

河北8620H渗碳齿轮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