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气荒源头体制机制没理顺是最根本原因

发布时间:2021-01-07 19:47:21 阅读: 来源:氧化铁绿厂家

尽管已经超负荷供气,不少城市“气荒”依然卷土重来,体制机制没理顺是最根本原因

去年11月以来,不少地方几次三番备受“气荒”折磨,致工厂停产、车辆停运、供暖不足。人们不禁要问,国内的天然气供应果真已“竭尽全力”?

“从我个人来讲,真是不愿意再这样超负荷撑下去了,设备安全压力太大,搞得人每天都高度紧张。”指着屏幕上闪烁不停的管线图标,吴莹一脸无奈。

在吴莹面前,是一座弧形的控制台,四五个工人正端坐于前,眼睛一眨都不眨地盯着电脑屏幕。这里是中石油塔里木油田公司轮南输气站,也是西气东输的首站。吴莹是塔里木油田公司销售事业部副经理。

每天,数千万方天然气从这里出发,奔涌千里,北至北京、东达上海,供气范围覆盖全国9省区。2009年全年,西气东输送气总量达到165亿立方米,超过计划输气量6亿立方米,创投产以来输气量最高纪录。

但“气荒”并没有因此而止步。元月3日,一场罕见暴雪突袭京城,低温严寒天气四十年难遇。北京市政府启动燃气供热应急保障预案,中石油则紧急启动一级保供预案,日增加供气量400万立方米以上。

武汉、郑州等城市“气荒”也卷土重来。

“天然气荒频发背后,肯定是某些地方出了问题。最根本的还是体制机制没理顺,应该参照新成品油定价机制中调整利益分配的做法,出台新的天然气定价机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能源专家表示。

油门已经踩到底

从2009年11月中旬起,吴莹的神经就开始紧张起来。在当时,全国大部分地区遭遇了入冬以来第一次寒潮侵袭,数十个城市天然气供应告急。就在这一天,中石油集团公司紧急下发了增产任务,要求西气东输管线的日供气量增加至4800万立方米。

“在夏季,通常的供气量在4500万立方米到4600万立方米,这个供气量是比较正常的。上到4800万立方米,就是高负荷生产了,对设备的正常运行和工人的管理、调度能力,都是一个考验。”吴莹介绍说。

2002年,西气东输工程开工建设,这是中国国内距离最长、输气能力最高的管道工程,总投资甚至超过三峡工程。

“这个管线太重要了。你看吧,我这个鼠标动一动,北京、上海几千万的人家都烧不了开水了。”塔里木油田一位员工笑侃道。正因如此,自提产以来全站员工处在高度紧张状态,每天加大了安全检查频率以确保设备平稳运行。

按照在2009年初制定的生产计划,西气东输年送气量为159亿立方米。在去年12月18日,年度排产已经顺利完成,到去年年底,总输气量达到了165亿立方米,超额6亿立方米,创下投产以来的最高输气纪录。

“好比是开车,踩一脚油门就快一点。如果是已经踩到底,再踩就会断,那问题可就严重了。”上述员工说,从他个人来讲,真是希望能早点把负荷降下去,安全运行的压力实在太大。

在管线直径有限的情况下,增加单位输气量必然需要加压,一旦管道出现裂痕,后果不堪设想。

“气壑难填”之谜

没想到的是,2010新年伊始,元旦刚过,北京、天津、河北、内蒙古、山东北部出现大范围降雪,天然气供应再度告急。

北京紧急启动燃气供热突发事件应急预案,全市4000多个公共建筑、商场等,全部以限气、降温的方式运行。中石油启动一级保供预案,要求长庆气田等临时放压生产,陕京管道日增加供气量400万立方米以上。

但是,即使上游输气量不堪重负,依然满足不了下游市场的需求。1月4日,北京用气量达到5300万立方米,比本月计划安排的4200万立方米/日高1100万立方米,比上个冬季最高日用气量高出886万立方米,保供形势非常严峻。

北京市场的窘境,凸显了当前缺气问题的严重性。

2008年,我国天然气产量达到760.82亿立方米,比上年猛增12.3%。但当年,中国一次能源消费中天然气仅占3.4%,与世界平均的24%差距巨大。依照相关部门预测,到2010年和2015年,中国天然气消费将分别达到1500亿立方米和2400亿立方米;2015年缺口为500亿至600亿立方米,2020年缺口将达到900亿立方米。

中国科学院能源战略规划委员会专家曾兴球指出:未来3~5年,天然气短缺的局面可能还将持续,市场发育迅猛是造成市场供需失衡的重要原因所在。

但在中国能源网CIO韩晓平看来,气荒的根源则是天然气供应整体投入的不足,上游勘探开发、中游集输气和地下储气库、下游的分布式能源系统,都没有得到应有的发展,无法满足市场的最基本要求。

价格改革≠涨价

实际上,当前的全球天然气供应,并非是供不应求而是严重过剩。国际能源署(IEA)《世界能源展望2009》称,全球天然气2007年过剩600亿立方米,到2015年间将继续增加至近2000亿立方米。但为何单单是中国天然气严重短缺?

“肯定是某些环节出了问题。”上述能源专家表示,中国一方面可以从国际市场大量进口天然气,另外一方面也可以加大投入来提高产量,但为什么“气荒”还是免不了?他认为,最根本的还是体制机制没理顺,尤其是利益分配关系没弄好。

与成品油、煤电相比,当前的天然气价格明显偏低。以北京为例,居民用天然气价格为2.05元/立方米,以同等热值计算,用电烧水的价格是用天然气烧水价格的5倍到6倍。

而从中亚等地进口天然气又要比国内气价高不少,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油田开发和海外进口积极性的降低。

天然气的“贱卖”,一方面催生了过度的用气需求,另一方面也造成了生产者投资积极性的降低。按照惯例,几大石油公司在做气田开发之前,需要依据当前的价格来做评估,在投资回报不足的情况下,便会放弃一部分开发价值低的气田。

国泰君安证券分析师杨伟认为,形成一个更加市场化的定价机制,是有望突破当前困扰天然气产业发展难题的有效方法。

不过,气价新机制也并不一定意味着要涨价。前几年,各大城市的柴油荒、汽油荒也是时有发生。2009年初,中国推行了新的成品油定价机制,在22个工作日周期内紧跟国际油价变动。同时,规定炼厂为批发企业供油时按最高零售价扣减400元/吨确定,解决了此前的炼厂亏损、批零倒挂难题。

南京华肤皮肤病医院告诉你能够引起牛皮癣的5大病因

四维彩超要注意什么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在哪个位置_马齿苋能治疗白癜风疾病吗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在哪个位置_白癜风的遗传性与白癜风的发病因素

四川广安专科咨询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