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太子辉组织卖淫案昨开审曾安排人员销毁证据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3:19:19 阅读: 来源:氧化铁绿厂家

“太子辉”组织卖淫案昨开审曾安排人员销毁证据

“太子辉”(戴眼镜者)等嫌疑人被押下囚车 羊城晚报记者 王俊伟摄

除梁耀辉等4人,其余43名被告当场认罪

羊城晚报记者 文聪

47名被告、30名辩护律师,外加一百多名旁听家属……昨日,一场备受社会各界关注的案件在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东莞市太子酒店有限公司董事长梁耀辉等47人被指控组织卖淫、协助组织卖淫、帮助毁灭证据。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后,除梁耀辉等4人外,其他43人当庭认罪。

被告家属

见到儿子瞬间哭出声

昨日9时30分,旁听席上就已经坐了近一百名家属,他们中的不少人是从外省、外市专门赶过来的。张姨是湖南人,今年已年逾六旬,她的儿子是被告之一。谈及儿子的情况,她看起来很焦虑,“我和儿媳妇住在广州,为了当庭看看他,一大早就过来了。他在酒店里做了十多年,是个副经理。自去年被抓后,我已经有一年多时间没见过他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律师告诉我们说,他可能会被判刑4年。”

9时48分,审判长宣布开庭,随后,47名被告在法警的带领下先后步入法庭。梁耀辉走在中间,身穿黄色短袖的他头发花白,带着黑色镜框的眼镜,不时看向旁听席,寻找他的家属。

见到儿子出来,张姨瞬间哭出声,嘴里不住地碎碎念到,“瘦了好多,瘦了好多”。像张姨这样情绪激动的家属不在少数,而一些被告也是一边走,一边抹眼泪,不住地用眼神跟自己的家人交流。

检方指控

失足女中有未成年人

公诉人指控,东莞市太子酒店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年,太子酒店桑拿中心成立于1998年,由太子酒店经营管理。从2004年开始,太子酒店桑拿中心逐步发展成为提供卖淫活动的场所,组织多名未成年人在内的失足妇女(下称“桑拿技师”)卖淫,以吸引客人到桑拿中心消费,从中赚取利润。

经司法审计,太子酒店桑拿中心仅2013年的非法收入就高达48699986.7元人民币,全年组织卖淫人次多达101871次。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梁耀辉等29人犯有组织卖淫罪,被告人黄平就等16人犯有协助组织卖淫罪,被告人罗浩稳、陈桦因帮助毁灭证据,应被追究刑事责任。

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后,审判长询问所有被告人,是否有人愿意认罪,其中43人当场认罪;部分人员表示“认罪,但对指控罪名有意见,认为是‘协助’而不是‘组织’卖淫”;梁耀辉则未出声认罪。随后,包括梁耀辉在内的46名被告被带出法庭,王建龙作为第一个接受讯问的被告留在法庭。

王建龙是太子酒店的老员工。2000年5月,太子酒店通过校园招聘将其招入酒店,刚开始的时候他只是客房服务员,几年后被升至楼面副总经理,案发后曾帮梁耀辉销毁证据。

有关王建龙的讯问直到中午12时半才结束,下午另有三人出庭,梁耀辉昨日并未出庭接受讯问。

梁耀辉曾安排人员藏匿、销毁证据

羊城晚报记者 董柳 文聪

游走于非法行业,梁耀辉也很谨慎。一位前高管表示,酒店的文件之前都由梁耀辉亲笔签发,后来为了不留签名的证据,多次改用不同的公章。

2014年2月9日,央视曝光了太子酒店存在组织卖淫的情况。据王建龙在庭上称,他当天就给梁耀辉打了电话。梁耀辉后来找过他,要求王建龙当天停止营业,清理东西,并通知被曝光的几人去自首。不过,还未及通知,民警就到了。

起诉书称,在安排下属自首之余,梁耀辉立即通知酒店财务部负责人丁振和拓展部副总监黄平就,要求二人将涉及桑拿中心的文件、单据进行清理并安排转移。

当日16时许,丁振将装有单据的货车交给梁耀辉和黄平就,并安排酒店财务部收银主任曾某琼和财务部电脑员陈某删除桑拿中心电脑里的相关资料。

2月10日,梁耀辉到酒店人力资源部找到周某华,要求她把人力资源部有关桑拿中心的资料全部清理并转移。周某华于是安排人整理技师入职表等资料。这批资料后来被运至肇庆市奥威斯酒店藏匿。

2月11日1时许,黄平就指使酒店车队副队长罗浩稳将停在桑拿中心后面、内装有桑拿中心资料的货车,开到东莞市黄江镇一处空地,两人将资料烧毁。

2月中旬,黄平就安排罗浩稳等两人将停放在酒店旧财务部门口的货车及车上的财务资料运走,之后将车开到黄江镇宝山一工厂内藏匿。

3月20日左右,太子酒店采购部梁瑞葵(另案处理)安排罗浩稳将藏在宝山工厂内的上述资料转移,罗浩稳于是将资料运到其姐姐位于东莞市谢岗镇的家中藏匿。不过,这批资料在同年8月21日被公安查获。

链接

60多名官员民警被查处和问责

梁耀辉曾是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太子酒店涉黄被曝光后,梁耀辉缺席了去年的全国两会,两个月后,其全国人大代表资格被依法终止。梁耀辉等人的案件只是东莞系列涉黄案件中的一宗。在今年东莞市人代会上,东莞市中院工作报告显示,去年东莞共审查逮捕“涉黄”案件458件917人,起诉252件673人。

不止涉黄的娱乐场所经营者等被依法查处,记者采访了解到,包括东莞市原副市长、公安局长在内的30名官员已被问责,还有36名民警因充当“保护伞”被立案查处和问责处理。今年5月,受审的广东省公安厅治安管理局原政委邹文强被指控曾收取东莞等地涉黄酒店老板的贿赂并给予“关照”。

去年,东莞市公安局还出台了被称为“史上最严扫黄十条规定”,对娱乐场所做了事无巨细的限定,如沐足、美容美体房间不得放置按摩床;房间内不得安装门锁、插销等阻碍他人自由进出的装置;包厢内不得安装可调节亮度的照明灯等。

即便在如此重拳扫黄之下,警方发现仍有一些娱乐场所“顶风作案”。据东莞市公安局治安巡警支队支队长李德和介绍,去年7月,警方查处了东坑镇中凯国际酒店KTV、南城裕龙假日酒店KTV两起案件。

今年2月,公安部、广东省公安厅表示,经过一年多的专项打击整治,东莞娱乐场所的涉黄问题已得到较为彻底整治。

中山大学政务学院院长肖滨认为,东莞并非孤例,要根除“黄祸”,既要对娱乐场所进行常态化监管,确保不反弹、不回潮,还应加大对“保护伞”的查处力度,从源头上加以遏制。

自贡大件物流

成都到河北物流

成都物流

广元货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