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盗QQ构成侵犯通讯自由罪11人被判刑

发布时间:2020-03-10 11:23:49 阅读: 来源:氧化铁绿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近日,南山区人民法院对社会普遍关注的偷盗QQ号码案作出一审判决,以侵犯通讯自由罪分别判处被告人金、朱莲、王、常宇、石琳、韩、侯伦、高、梁旭、于斌、王国11人6个月至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雇佣他人盗取QQ号码转卖谋利6万余元

2005年11月份开始,金与同案人衣强(另案处理)前后在辽宁省海城市成立了3个工作室,雇用多人为其从事盗取他人QQ号码的工作。其中,常宇、王负责位于辽宁省海城市环城西路77号某单元的工作室,成员有石琳等人;韩负责位于辽宁省海城市钢铁街379号的工作室,成员有李容(已释放)等人;汪(另案处理)负责位于辽宁省海城市钢铁街355号的工作室,成员有梁旭、侯伦、高等人。

金、衣强向各工作室提供给 发掘鸡(机)、明(名)小子、大马、小马、木马等软件程序,教授上述各工作室人员以上述软件进行网站扫描发掘漏洞,并且上传保存为TT文本格式的小马、大马等后门程序以控制被其入侵的网站服务器;再利用其上传的小马和大马等后门程序,修改被黑网站的首页,插入〈ifram src=ⅹⅹⅹ〉类似语句,使被黑网站的首页链接到金、衣强所有的服务器上页面,再用漏洞利用程序盗取对方QQ账号和密码。

王、常宇、石琳、韩、侯伦、高、梁旭等按上述方法,屡次在互联网上盗取他人QQ账号和密码,其中部份被盗QQ号码内含有Q币。金、衣强以盗取1个QQ号5厘钱的标准计算,发放各工作室人员的工资。被告人朱莲参与了工资核算和发放工作。常宇、王、韩等受衣强和金安排,既参与攻击网站,又催促工作室人员工作。期间,常宇、王、石琳、韩、侯伦、梁旭、高分别领取工资人民币4000元、5000元、420元、7000元、3600元、4400元、3300元。

金等在完成上述盗取QQ账号和密码的行动后,由衣强负责把盗取的QQ账号和密码销售给于斌,于斌前后支付给衣强6万余元人民币。于斌在其经营的位于吉林省长春市卫星路的某网吧内,以每人每天40元人民币的工资标准,组织王国等人对上述被盗QQ账号进行密码验证、清除原有信息,并将这些QQ账号里携带的Q币集中到于洪指定的QQ账号里,然后由于斌将这些被盗Q币转卖给他人。

不构成盗窃罪

法院审理认为,依照法律规定,盗窃罪的犯法对象是公私财物。但在我国《刑法》第九11、第九12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偷盗案件具体运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公私财产的含义及其种类所作界定中,均未将QQ号码、Q币等纳入刑法保护的财产之列。因此,QQ号码和Q币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财产保护对象。公诉机关对被告人金等人提出盗窃罪的指控,但指控罪名所涉犯法对象与法律规定不符。

同时,公诉机关所提供的粤安计司鉴第(2006)022号鉴定报告和深圳市公安局网络监察支队出具的情况说明,仅证实2005年11月1日至2006年5月31日在鞍山地区登陆的QQ号码在长春地区的消费金额,总计13281.55个Q币,使用地点是金等人的工作室及于斌所经营的网吧。但该证据既不能证实金等人所窃QQ号码中Q币的具体数量,亦不能证实这批Q币全部系金等人盗取并由于斌收购后出售。公诉机关以此来计算本案各失主因Q币丢失所致使的经济损失,缺少根据。故公诉机关以金、朱莲、王、常宇、石琳、韩、侯伦、高、梁旭等盗取他人QQ号码和Q币的事实指控上述被告人犯盗窃罪,以于斌、王国收购上述被窃QQ号码,搜集其中的Q币出售的事实,指控该2被告人犯销售赃物罪,法律依据及相干损失计算根据均不充分。

构成侵犯通讯自由罪

法院认为,腾讯QQ是由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开发的一款基于Internet的即时通讯(IM)软件,网民可以使用QQ与他人进行信息即时发送和接收,在技术上可以更加快捷、直接地实现传统信件的通讯功能。Q币是用于计算机用户使用腾讯网站各种增值服务的种类、数量或时间等的一种统计代码。Q币必须依附于腾讯网站中各用户的QQ号码使用,不能用于腾讯网站增值服务之外的任何商品或服务。随着互联网的日趋普及,QQ因其在通讯功能上所具有的方便快捷的技术特点,被愈来愈多的用户所接受,已成为目前国内流行的网络通讯方式。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于2000年12月28日通过的《关于保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第四条第(2)项规定:非法截获、篡改、删除他人电子邮件或其他数据资料,侵犯公民通讯自由和通讯秘密的,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刑事责任。因此,通过QQ进行及时通讯是遭到法律保护的。被告人金、朱莲、王、常宇、石琳、韩、侯伦、高、梁旭等采取非法技术手段,在明知QQ号码权属性质的情况下,依然实行了盗取他人QQ号码的行动,使原注册的QQ用户没法使用本人的QQ号码与他人联系;于斌明知衣文强所出售的QQ号码是金等采取非法手段从互联网中盗取而仍出资收购,王国受于斌的指使,采取技术手段将这些QQ号码中的Q币进行搜集。因此,上述被告人的行动共同造成侵犯公民通讯自由和通讯秘密的后果,情节严重,其行动均已构成侵犯通讯自由罪,且系共同犯罪。据此,法院依法作出上述判决。(记者 马培贵 通讯员 姚兵)

中铁四局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

准能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重庆余三哥贸易有限公司

中沙(天津)石化有限公司